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YES! 第302期
勝利由一變成一百
「在世界盃賽事中取勝的希望並非是零。」
這是中田在世界盃比賽前的感想。其實對於近年才崛起的
日本隊來說,世界盃必然是苦戰。但中田卻認為:「如果
還未比賽就認定自己會輸,根本沒有資格去比賽。」以日
本隊的實力,與眾多歐美球隊對役,可能會有人笑中田的
話頗有些不自量力;但中田有自己的一套想法:「爭取到
世界盃決賽周三十二支球隊的一席,現在考慮的只有『努
力』。」
「我想知道自己的水平在世界球壇處於甚麼位置。」這是
中田對於希望在世界盃比賽中有何收獲的回答。
世界盃戰役中,由於戰略的需要,有時要爭取「打和」而
不是「取勝」。在那種情況下,選手們最注重的是防守,
重點不是本隊我進球,而是防止對手入球。中田認為這是
大賽中單純為了進入決賽的老套手法。中田有自己的看法
,他似乎不論對任何對手都採取進攻戰術:「面對意大利
,巴西那樣勝利至上的隊伍,『打和』的戰略可能是需要
的。但日本隊還處於低水平,不論對哪支球隊都應該全力
以赴,發揮自己的實力。」特別是在世界盃的爭奪戰中,
中田感到了日本隊與世界其他隊伍的差距,「世界盃之戰
中,我覺得日本隊更應該採取主動積極進攻,只有這樣,
日本隊才能體會自己與其他強隊的差距。」有了積極進取
的思想,中田對於日本足球有朝一日也能具有自己風格充
滿信心。也許中田的想法會被人看作年青人的「任性」,
但仔的信念卻不曾改變過或動搖過。
本隊的進球是隊員們最開心的時候,但中田對於進球的感
想是:「大家似乎過早開心了。」世界盃預選賽對南韓的
一戰中下半場廿二分鐘時,山口有一個精彩的入球,中田
也為這個漂亮的入球拍手稱讚,但並沒有加入與山口熱烈
擁抱的行列,而且迅速走回中場。正準備發動反擊的南韓
隊員都斜著眼睛,怒視這個狡猾的中田,因為對方只要有
一個隊員在中場,便不能重新開始比賽,也破壞了他們快
速反擊的計劃。看看隊友們久久不結束的狂喜,中田做出
了自己少許不滿或焦慮的習慣動作--雙手叉腰。此時,
中田想說的是:「入球的確漂亮,但只領先一球,值得那
樣高興嗎?如果是比賽結束時則無所謂,比賽中途便置對
手於不顧,沒有想過這樣的後果嗎?」這場比賽在南韓的
奮起反擊下,日本隊終以二對一落敗,也使日本隊在進軍
法國的道路上多了幾分坎坷。
中田好奇心強,興趣廣泛,他說:「我不想成為只知道踢
球的人。」中田進入高中時,並沒有想過成為職業足球員
,直到面臨高中畢業時才考慮此事。中田渴望獨立,他想
儘早依靠自己的力量生活,不用依賴父母。當時他可選擇
的路並不多當職業足球員成為了他的當然選擇。九五年中
田加入了平塚比馬足球隊,引起了許多足球人士阡及傳媒
的關注。作為 J  League 後起之秀的中田,也算不負眾望
,在多場國內比賽中,均有出色的表現,使人相信他不謹
會成為 J  League 的主力,還會是世界盃之戰中的中堅力
量。
身負重望的中田在球場上加倍地努力,但一旦回到家裡,
他會把「足球」完全置諸腦後。「我不想把工作帶進自己
的私生活,足球對於我只是工作。」不過,剛剛成為職業
足球員的中田,已在考慮「退休」的生活了。「我不想成
為只知道足球的人,所以我對很多事物都很好奇。雖然不
知道將會踢多少年足球,但這期間我會一直考慮足球生涯
結束後的工作及生活。我渴望了解許許多多的事情。」正
是對足球以外世界的渴望,使中田全力搏於足球場。
中田認為踢足球很重要的一點是:「有紮實的基本功,贏
的機會可由1%變成100%。」
日本長期都是南韓腳下的敗將,很多人說這是「精神作用」
。中田卻不是這樣看:「很多人都說日本隊並不比中東及
南韓隊差,但輸球卻仍是因為日本隊的水平較低。對手也
許在氣勢上確勝一籌,但良好的技術不是氣勢所能戰勝的
。所以要嬴球只有練好技術。」
中田所謂足球的技術是甚麼?他的回答驚人的簡單:「用
腳控制,操縱足球,並把它傳到希望的位置。」至於如何
提高技術,中田的回答更簡單:「只有多加練習。」中田
並不喜歡那些杏燥的練習,但他也知道練習的重要,所以
一直認真地進行自己不喜歡的練習。「要踢出漂亮的一球
,只有依靠刻苦的練習。基本功不紮實的選手,即使踢出
幾多個好球也只是『曇花一現』。」